念寒

这里念寒 一个咸鱼文手
谢谢你们的喜欢与关注还有推荐
(//∇//)超级感谢
日常懒得不想更新 等急了我不介意你催一下但听不听就未必了hhh(*'▽'*)♪
如果看到这里就要告诉你
随时欢迎你戳我小窗
不要担心评论
欢迎评论 欢迎找我聊天

是真的完蛋了

我的文我最近会全部转为仅自己可见

安全的不算

还请见谅

尽管我是渣滓 也不想被封


我今天终于要考完试了!

这周更新不咕


感谢名单!
一打开lof还以为出了bug
超开心!!!
谢谢你们!
非常开心你们喜欢
非常感谢(ฅ>ω<*ฅ)

@橙家莓子
笔芯❤❤❤❤❤❤❤
你的点文
对不起我搞砸了
以后有空会帮你重新写一篇的
抱歉
但鸽子念寒懒得重改就当是初稿好了

对了 点文不是只挑一个写的说

占tag致歉 截止至10.7下午四点
不要光推荐不评论的好不好 求求你们嘤嘤嘤
想写点r18你们随意点吧
限定人物就UT 随意cp 除了骨科和艹骨
场景有 师生 监狱长与囚犯 医生护士 护士病人
              危险分子与路人(小巷之类的)
              上司与下属(指定被勾引对象)
以上场景也可以加序号
若只是单纯想看下列题材就说下序号OK 不限个数
1.耽美(不是男男那个意思)
2.肢解
3.慕残
4.恋尸
5.BDSM
6.放置play
7.触手play
8.食人(非自愿)
9.秀色

关于我的水平可以去翻翻我之前的文章 麻烦了

FS 自己的AU 妄想之下 又是瞎写无脑

讲真的 好久没发lof了 高中是真的忙嘤嘤嘤
总之大家都要加油好好学习
算是复健?我也不清楚
如果二人不是针锋相对的局面之类的
而是两情相悦或只是兴趣相投又会是怎样的相处模式呢
总之先瞎写一波好了
还请阅读愉快

[即使是觉得烦人我也要问你这个问题的]
Frist托着脸盯着sans
因为口中含着的糖果致使发出的声音有些含糊
[我说啊]
突然柔和的声线真是让人感到莫名的不协调
但这都无所谓了 回答问题的人根本什么都没有听见
飞速移动的笔尖显示着它的忙碌
[你还喜欢我吗]
但没有得到回应
[我说]Frist直接抓住移动的笔杆 过大的动作使其划出一道曲线
[你喜不喜欢我]语气别与之前 却又不是什么愤怒
『Frist 别闹』
[我没有 我只是让你回答这个问题]
『我跟你说了我很忙亲爱的』
他的语气似乎有些烦躁 没有才是有问题的
[觉得我无理取闹是吗]Frist的语气再平常不过 但他们谁也没有继续对话下去
[我们结束了]
『Frist 安静一下』
[我很安静]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加重了一样却又没有
Frist披上外衣便向着门口走去
看着十分迅速的步伐却又像是在等待什么
sans知道 他们都知道
但Frist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速度 sans也没有开口
『Frist』sans在感受到门外的冷风时开口
Frist没有回话只是放慢了行走的速度
『对不起』
似乎有一声应答也或许被风吹散了
小小的关门声过后室内变得十分寂静
sans坐下继续他的文件 Frist沏好的茶还浮着冰块
于是sans没法继续工作 他像是在迟疑着什么
或许是过于麻烦的事情他不自觉的敲起了桌面
叩击的声音有些急促 这急促的声音又增添了厌烦
他猛地站起身 晃动的桌面使得杯中溢出些许茶水
翻开手机联系人又止住动作
他们之间并没有可以联系的方式
于是那股烦躁更加挥之不去 在愈发安静的环境下不断增生

Frist走在街上 她忘记拿车钥匙就走了
但自己的公寓那还有一辆 所以这并没有让她有什么牵挂
可能是因为有钱 她的心情并不是那么沉重
倒不如说她已经开始在想晚上去哪个酒吧猎艳了
她听见了街边的公共电话铃声并好心的挂断了
接着便是一声声的响铃与一遍遍的挂断
她的“好心”非常好 所以她会帮助路人彻底挂断这通电话
在第7次的重复下 骨手攥住了她的手腕止住了她的动作
『你的东西还在我那』
在说完这句话后sans明显轻松了很多
[送你了]
可惜对方并不在意这些东西
[已经是垃圾了]
Frist顺手帮他整理了下领带与衣领
真是不知道他干了什么 居然这样就出门了
sans明显的有些无所适从 于是他也去整理Frist的衣领
于是衣领原本的不用整理变得需要整理
[做你的工作去吧 工作狂大人]
Frist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 整理自己衣领的动作也说不上轻柔 反而像是有点撒气的感觉
[您哪是做这种事的人啊]
她又像是想起什么 一句话还没说完莫名的笑了起来
[走吧走吧]
她笑的愈发灿烂 完全不附和现在的情景
于是sans就走了 因为他要说的都已经完成
他熟练的把那些东西都运去仓库 顺便清理了那个房间
他真不敢相信有一个抽屉全是情趣制服 还是他的尺码
『Frist的癖好真的很特殊』
他这样想着把那些东西烧光
过程中甚至产生了几丝莫名的欣喜——像是劫后余生的感觉
或许有些夸张
然后他就继续去应对他的工作 或许他的嗜好就是这个
他比平时睡得都晚 因为今天莫名的亢奋
他躺在床上打开Frist的动态
似乎在一个新的酒吧 因为他没有任何这家酒吧的信息
收集信息真的有些麻烦
他轻叹一口气思考如何却收到了Frist的消息
是关于那家酒吧的信息
他嘴角不自觉的上翘又因对方的撤回止住
再翻找对方便发觉已被拉黑
真是干脆

我想说 我今后的更新速度可能会让你以为我退圈了
所以说
想取关也OK
但是谢谢你们的关注 小蓝手 小心心
很开心收到
所以非常感谢
谢谢你们

只能说一下三周年快乐
没稿
没画
我能抽出时间发个lof我都觉得是自由了
以后补发
UT三周年快乐(ฅ>ω<*ฅ)@

是感谢名单
要特别感谢那位讯息+4638(点完图以后我忘记了对不起)
总之非常感谢
这里面也有我已经记住的人
超级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的喜欢
超开心

US 没错 我又不务正业了

落日的余晖与晚霞交相辉映 像是颜色的渐变 但并没什么人去欣赏
Frisk只是无聊
也就只有在地底时会有某个人听见TA的声音 尽管这毫无作用
这条时间线真是和平Frisk这样想着
到底是什么时候意识到时间线TA自己也不清楚 可能是因为呆的时间太长了
明明没有什么能够支持TA继续飘荡的东西了
什么也没有了@
而且幽灵真的是太麻烦了
Frisk也并不清楚自己是如何看见自己的
像是浅灰一般的颜色勾勒出轮廓却又那么虚幻 落日最后的光线是那样的明亮
以致于Frisk自己都看不清自己的轮廓 就像是怪物死后那几丝微妙的感觉
真的是太和平了 称之为无聊也不为过
即使是LOVE也毫无用处了 Frisk百无聊赖的想着
总有什么人是可以看见TA的
啧 Frisk不由自主的表达出厌烦 真的是诸事不顺的感觉啊
自以为是的旁观者与天真的小白痴
总是等待尘埃落定之时站出 TA可受够了那个小白痴听不懂人话的样子
TA讨厌那样的人和事到了极点
明明地底下的生物不需要希望 也不需要想着出来
审判者也不过是个笑话
不敢拥有 不敢在意 又在一切结束之时付出些许
过于天真的小白痴还是一直相信别人 付出愚蠢的善意
充满决心的chara做着无用功的文案
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用呢
m…女王真的是可笑诶 放任一个小孩子办事
MTT也还在想着成为明星那样天真的不敢相信是个成年怪物的想法
最后也不过还是个幽灵 正如他没落的兄弟
怪兽们简直是天真又白痴的存在
Frisk早就不在有着心跳之类的东西 却还是做了长呼了一口气那样的动作
为了什么呢 关于愤慨还是什么 估计是因为怪物们个个都是蠢蛋吧
最后的霞光即将没入山间又消散
呐 这里也什么都没有了 Frisk抱着这样的想法绕过尘土
或许因为她从之间穿行太多以致于她熟练到不用去看
也或许只是因为她是个游魂
Frisk似乎想要回头说些什么又停住 最终还是继续前进
但又像是觉得不妥般思索着什么
啧 明早见吧 一群傻瓜
TA这样想着前进 又压抑住唇角的颤抖